李銀河與“大俠”(攝影 新京報記者 侯少卿)
  “大俠”23日抵達北京,於同日傍晚和李銀河一同接受了新京報的獨家專訪,希望就公眾困惑做進一步的澄清。在1個多小時的時間里,李銀河與“大俠”率性闡述了兩人的觀點,而採訪中的一些小細節,也讓我們瞥見兩人感情的真誠流露。
  採寫 | 新京報記者伍勤 攝影 | 新京報記者侯少卿
  新京報:兩人開始相處的過程中,李銀河如何作為一個只交往過男性的異性戀女性,逐漸適應“大俠”的跨性別者身份的?
  “大俠”:我不需要適應,覺得一切都挺順當的,就該這樣似的。
  李銀河:我適應得挺快的,可能因為自己是做這方面研究的,就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兒,並沒有太多顧慮。就是把他當做一個異性來愛。
  新京報:為什麼“大俠”認同自己為transsexual而不是tomboy?
  “大俠”:我早期認為自己是個同性戀者,我年輕的時候混很多拉拉的圈子就是為了找對象。但是我覺得很奇怪,在圈子裡我就是找不到對象,我對同性戀女性完全沒興趣。在跟李銀河在一起之前也有過長期交往的女朋友,但她也是個異性戀。
  李銀河:跨性別者是性少數群體里的少數群體。很多人還是混淆它和同性戀者的概念,一個是性別身份認同上的異常,另一個是性取向上異常。
  新京報:“大俠”對自己的身體和身份認同感到焦慮嗎?為什麼做手術,並只做了一部分的手術?做手術是為了配合李銀河嗎?
  “大俠”:其實對於自己異於常人的情況一直挺平常心的。早年受到的壓力也不大,父母都很好,不給我壓力。做手術純是因為想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不喜歡胸部。本來想做全套,做了全套身份證上就可以改性別了,但李銀河攔著我,說技術還不成熟,怕做了會有後患。反正她從不給我壓力。
  李銀河:我其實對他的身體不抵觸,他做的那部分手術我也勸過他別做,受那個罪幹嘛呢,對於我也沒什麼實質影響。但是他確實不接受自己那部分身體。而沒做的那部分手術,我真的擔心會有問題,特別是還要服用激素什麼的,那些都傷害健康的,傷害身體的事做它幹嘛呢。
  新京報:從開始交往時想象到會一直走下去嗎?還是慢慢地對感情越來越堅定?
  李銀河:我覺得會吧,反正沒想過別的可能性。
  “大俠”:我當時覺得就是這個人了。雖然17年裡我也有過心猿意馬,但我倆溝通很及時,我都會告訴她,這也不影響我倆的關係。
  新京報:17年生活在一起卻沒有婚姻制度作為保障,會在乎“婚姻”的缺席嗎?
  “大俠”:其實倒不是在乎那一張紙,只是沒有婚姻保障會產生很多問題。比如孩子的撫養權並不屬於我們倆人的,只能在一個人名下。還有做手術,伴侶簽字並不合法。財產上也會有問題,比如不能是財產的合法繼承人。這麼多年我一直看著她呼籲同性戀婚姻合法化,但我心想,有什麼用呢,合法了我倆估計也趕不上了。
  李銀河:那可沒準啊(看“大俠”)。臺灣就快了,現在已經在過程中了,我們還是有希望的。並且中國的性文化土壤和西方比其實更好一些,因為我們沒有他們那麼根深蒂固的恐同文化勢力的存在(編者註:西方基督教恐同文化),所以相比之下對同性戀接受程度更高,更寬容。
  新京報:相差12歲的年齡距離是否比性別還難跨越?
  李銀河:我沒覺得什麼啊。反正我是占便宜的那個。(笑)
  “大俠”:我也沒覺得吃虧啊。倒是剛在一起時,她姐姐總告誡她,“他比你小那麼多,等你歲數大了他就該跑了。”
  李銀河:他特別靠譜,特別有責任心,我在這一點上從沒擔心過。
  新京報:那麼階級差距呢?教育背景所導致的不同觀念、不同興趣會對關係有影響嗎?
  “大俠”:我倆跟各自的朋友圈關係都很好,但是玩不到一塊的時候也各玩各的,不影響關係。而且早期我喜歡她的時候也不知道她什麼背景,剛相處的時候我倆都特浪漫,沒人覺得這些是個事兒。
  李銀河:我喜歡看電影,他也會配合我,陪我一起看,但看一會他就睡著了。他喜歡打麻將,我也學了打麻將,但我一看見輸錢就心慌,我也不太愛玩,他老說這麼點兒錢沒事兒!所以我倆還是願意配合對方的。
  “大俠”:可她喜歡在電腦上打麻將。
  新京報:“大俠”說自己的性格很熱情、很仗義也很暴躁,這些都是很刻板印象中的男性特質,這是吸引李銀河的地方嗎?相處這些年性格上有一些變化嗎?
  李銀河:是啊。他男性特質非常明顯,比很多男性更突出,我當然被這種特質吸引了,覺得他特好玩,跟他在一塊特開心。他也特擔當,特有責任感。所以正因為我被吸引的是這些,也說明我的的確確是個異性戀女性啊。
  “大俠”:我跟李銀河在一起以前挺愛打架的,特別是喜歡為女朋友打架。但是跟她在一起以後好了很多。我倆也從不吵架。
  新京報:據說李老師認為“大俠”很“大男子主義”,具體體現在什麼方面呢?
  “大俠”:可能我比較喜歡她聽我的吧,不過我說的都對啊!而且我在家什麼家務都做,從來不讓她做,她還說我大男子主義!
  李銀河:比如他有這種觀點:“男人在外沾花惹草沒事兒,女人就得從一而終。”
  “大俠”:我是愛惜女人,覺得女人出去沾花惹草是吃虧的,男人沒事,占便宜的!
  李銀河:你看!典型的大男子主義邏輯!這用何春蕊(編者註:臺灣性學家)的術語叫做:“賺賠邏輯”,是最典型的大男子主義。
  新京報:在家庭中,對於壯壯,兩人是以父母的角色出現嗎?
  “大俠”:我是又當爹又當媽(笑)。她不怎麼管孩子,也沒我有耐心,盯著孩子寫作業盯一會就著急了。
  李銀河:雖然壯壯管我們都叫媽媽,但是他(“大俠”)更像是爸爸的角色,在家裡有威嚴。壯壯只聽他的,別人的話都不聽。
  新京報:這些年來,對李銀河的各種報道里還總是逃脫不開王小波,這會影響到你們兩人的關係嗎?“大俠”對這件事有意見嗎?
  “大俠”:王小波是個名人啊,這麼提也是應該的。我也很欣賞王小波,覺得李銀河真有眼光啊。(笑)
  李銀河:他早年追我的時候開出租車,車裡老攤著本王小波的書,我到現在也不知道他那會是真看是假看。你真看的麽?還是就想跟我套近乎啊?(對“大俠”)
  “大俠”:我真看啊!我想知道《黃金時代》里的陳清揚是不是你的原形!結果也不是。後來《白銀時代》我就沒看下去。
(原標題:李銀河攜伴侶首度公開亮相 二人甜蜜合影曝光)
創作者介紹

shcojvopcluk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