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論
  最近幾天的夜晚,江蘇無錫宜興市中星湖濱城45號和50號樓之間顯得特別亮,50號樓的4樓窗臺邊安裝了7盞大射燈,每當夜幕降臨時,這些射燈就會亮起,一亮就是一整夜。這可苦了周圍鄰居,強光刺得他們夜裡睡不好覺。而裝射燈的這家則憤憤不平,稱是對面樓房那戶居民先挑起了“戰事”。(相關新聞見今日本報AA15版)
  一個普通小區里出現的“照妖鏡PK大射燈”式的鄰裡對抗,在網絡上受到廣泛關註與熱議。這樣的鄰裡對抗所引發的關註度甚至不亞於前些天發生的“低音炮對抗廣場舞”事件。筆者認為,這兩起鄰裡衝突事件之所以能夠出現,就在於傳統的鄰裡關係向現代小區式居住關係轉變的過程中出現了諸多的利己行為,廣大居民沒有培養起現代小區居住模式下應有的公民素質和公民意識。
  事情的起因自然在於照妖鏡的荒唐設置。生意不好,聽信風水師的忽悠,然後在外牆設置上照妖鏡,這本身就是非常愚昧的行為。更重要的是,這樣的愚昧行為已經觸及了其他居民的利益。現代社會下,個人行為自然是自由的,但是,自由也是有邊界的,除了法律這個邊界外,不能侵害別的家庭的利益,不能擾亂別人的生活。顯然,照妖鏡的主人,並沒有在意住在對面的居民。大射燈的主人,是在溝通無奈的情況下才裝上了這種“對抗武器”。於是,衝突升級,更多的居民也遭了殃。
  鄰避心理,已經成為當下社會中每位居民都容易觸及的一道防線。照妖鏡之於對面的居民,大射燈之於兩座樓上的所有居民,都是不負責任、極端自私的。兩個家庭為了自己的目的,都忽略了別人的感受,缺少的不僅僅是尊重和與小區文明相匹配的公民精神,更缺少了傳統社會中“遠親不如近鄰”的質朴理念。
  在數學中,有一個題目所反映出來的哲學價值值得玩味和借鑒。這個問題是,“兩個數之和已定,什麼情況下兩個數的積最大?”答案想必很多人都知道,即“兩個數的大小趨於接近包括相等時”。現代社會中,兩個家庭、兩個群體,很像是兩個數字,既有的資源和空間有限,只有讓對方和自己得到的資源相等或相差無幾,所謂的鄰裡關係,才能達到最佳,小區才會和諧,在異地見面才會有淚汪汪的情感衝動。
  房改之後,一個單位、一個家庭居住在一起的歷史已經翻篇,社區不再是“熟人社會”。城市裡的每一個小區,都由陌生人組建成新的鄰裡關係。同時,當每個家庭都因為購買了房子而成為“有產階級”,權利意識自然大漲。家家戶戶都擁有“一畝三分地”,那麼多的“一畝三分地”組合在一起,就成了我們現在所講的社區。此語境下,“老死不相往來”的小民意識還是少談一談,更多的,還是要用“放於利而行,多怨”來解釋這些衝突,並緩和社區矛盾。
  無論是衝出亞洲走向歐美的廣場舞,還是我們在小區里的每一個不經意的舉動,都可能因為自己利益得到滿足而侵害別人的利益。所有的居民,都應該要有群體意識和公共觀念,以暴制暴的對抗方式,只能讓更多人的生活方式變得更糟。所謂家園,恐怕就會如“叢林社會”一樣雜亂無章,甚至是暴力異常。□王傳濤
  (原標題:照妖鏡PK大射燈,利己主義無鄰居)
創作者介紹

shcojvopcluk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